中夏族民共和国广核集团首席营业官贺禹前段时间在经受报事人征集时表示,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广核公司老总贺禹日前在接收媒体人搜罗时表示

摘要:近年来,核电已成为继高铁之后中国创造的又一张名片。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核电企业的海外
–>

摘要:在美国、欧洲、日本、俄罗斯、韩国等核电强国林立的形势下,作为核电技术输出新手的中国已经顺利进军罗马尼亚、英国等国核电项目
–>

摘要:  近年来,核电已成为继高铁之后中国创造的又一张名片。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核电企业的
–>

近年来,核电已成为继高铁之后“中国创造”的又一张名片。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核电企业的海外市场开发正在取得突破性进展。

在美国、欧洲、日本、俄罗斯、韩国等核电强国林立的形势下,作为核电技术输出新手的中国已经顺利进军罗马尼亚、英国等国核电项目,而南非、土耳其和捷克等国是“走出去”下一步棋。中国核电“走出去”的不菲战绩,离不开人才多、技术好、性价比高这三大靠山。

  近年来,核电已成为继高铁之后“中国创造”的又一张名片。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核电企业的海外市场开发正在取得突破性进展。

由中广核和中核共同研发的中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已于2014年8月正式通过国家评审,计划年内启动示范工程建设。

纵观全球核电市场,美国、欧洲、日本、俄罗斯、韩国等国家在核电技术和规模上的实力都非常强大。面对诸多核电强国,中国在核电技术“走出去”方面还是新手。不过,随着中国核电大戏再次开幕,不仅国内核电项目开始解冻,中国核电也在国家高层的大力“推销”下加速“走出去”的步伐。

  由中广核和中核共同研发的中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已于2014年8月正式通过国家评审,计划年内启动示范工程建设。

“我国核电走出已步入关键阶段,具备了良好基础和优势条件。”贺禹说,我国三代核电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相当,且更具经济性竞争力。

我国核电技术之所以能够“走出去”,是因为我国的核电技术人才、技术、性价比方面都具有较大优势。

  “我国核电走出已步入关键阶段,具备了良好基础和优势条件。”贺禹说,我国三代核电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相当,且更具经济性竞争力。

除了自主技术基础,我国核电走出去的产业基础也不断增强。据介绍,相关配套产业和资源已具备支撑每年新开工10-12台核电机组的综合能力,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联盟正在加快形成。

自上世纪80年代秦山核电站建设以来,经过30多年的发展,积累了一大批的工程人才、运营人才、设计人才——这是核电“走出去”的宝贵财富。2011年10月22日,全球首家核电建设国际培训中心在中国核建挂牌,这是国际原子能机构全球范围内设立的唯一核电建设国际化培训机构。

  除了自主技术基础,我国核电走出去的产业基础也不断增强。据介绍,相关配套产业和资源已具备支撑每年新开工10-12台核电机组的综合能力,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联盟正在加快形成。

我国核电已经走向欧洲、非洲和南美市场。据介绍,中广核已成为罗马尼亚首个新建核电项目的选定投资者,并已初步锁定英国新建核电的一个参股项目和一个控股项目,预计在2017年开工。此外,我国核电企业在南非、阿根廷和土耳其也取得了积极进展。

毋庸置疑,核电“走出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设备质量。在30多年的核电建设过程中,中国核建不断积累经验,关键设备都能自主研制,完整的核电产业链基本形成,目前核电装备国产化率为80%以上,核电装备制造业已经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我国核电已经走向欧洲、非洲和南美市场。据介绍,中广核已成为罗马尼亚首个新建核电项目的选定投资者,并已初步锁定英国新建核电的一个参股项目和一个控股项目,预计在2017年开工。此外,我国核电企业在南非、阿根廷和土耳其也取得了积极进展。

贺禹说,核电走出去有“借船”“拼船”和“造船”出海三种策略,“借船”“拼船”是为了学习、锻炼能力,最终实现“造船”出海。“只有自主核电技术走出去,才能带动装备制造业最大程度走出去”。

以成熟的、经得起试验验证的工艺和技术,在核岛建设领域保持领先优势和主导地位,不仅承担国内已投入商业运行的全部核岛工程建设,也得到了国际市场的认可,被国际同行誉为世界领先的核电建造企业。

  贺禹说,核电走出去有“借船”“拼船”和“造船”出海三种策略,“借船”“拼船”是为了学习、锻炼能力,最终实现“造船”出海。“只有自主核电技术走出去,才能带动装备制造业最大程度走出去”。

为了加速走出去,贺禹建议,由于欧美国家对进入本国市场的核电新堆型技术都有严格的技术标准符合性审查,需要国家统筹协调和政策支持,完成适应性设计修改,最终实现在海外落地。
 

此外,我国核电在经济性上的竞争力也不容小觑。由于有强大的装备制造能力作支撑,我国核电建设的成本最低、性价比最高,与国际同等安全型号相比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特别是自主技术“华龙一号”,与国外三代技术相比,明显具有经济性、安全性等综合优势。

  为了加速走出去,贺禹建议,由于欧美国家对进入本国市场的核电新堆型技术都有严格的技术标准符合性审查,需要国家统筹协调和政策支持,完成适应性设计修改,最终实现在海外落地。

在全球节能减排的趋势下,核电作为清洁能源,大力发展已经是大势所趋。相关机构预测,2030年前,世界核电新增装机容量有望达到221GW,市场空间逾5500亿美元。核电“走出去”将为国内核电设备企业打开巨大海外核电市场空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